江川

我爱写刀,但是我看不来刀(╹◡╹人)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我爱姜姜😭😭😭😭

湖边吃瓜姜太郎:

好亮鸭……
川麻麻生日快乐鸭
@江川
(我好菜……)

小段子
年龄操作
年下
是《轻吻》前的故事吧
我知道cp意味不明显。



轰被收养的第1年
乖巧又孤僻
被老师称作“有抑郁危险的孩子”。
是那种在学校里永远不会和同学搭话的人

“哎呀轰焦冻这个孩子啊,优秀是很优秀啦,可是你看他那个样子,像是一个十三岁的小孩子么?”
“长的也是一副好皮囊,我听闻他是在敌人袭击后被英雄爆心地收养了。”
“诶这事是真的吧,去年还上了新闻……”

老师们在讲话时并没有发现门边的轰。


轰焦冻不喜欢,很不喜欢别人提起一年前的事情,作为一个十三岁的孩子,他的心智比常人成熟许多,失去双亲带来的苦痛在遇见爆豪胜己,和爆豪胜己接触后有所改善却是他心头不可能忘怀的伤疤。
————
爆豪胜己从不遮拦自己和轰焦冻的关系,总是大大方方的来接轰回家,轰打开车门,不顾旁人的眼光上了车,他们两个人向来是不在意这些的。

“…先生。”
“做什么。”
“…先生为什么会收养我啊?”
这是轰焦冻自被收养以来第一次提出这个问题
虽然他以前就很好奇。
“嗯?这有什么为什么啊死小孩??”
“我就是想收养你不可以么?啊?!”

“…哦。”


































“啾。”


猝不及防
我是指
爆豪先生猝不及防的脸红了

@千户x 我不管我写了





【轰爆】轻吻①

*年龄操作有/年下我的恶趣味
*19雄英高中生轰x38职英咔
*还债no.2
*ooc吧可能




1.

这是轰焦冻作为英雄爆心地暗里收养的第七年。

爆豪在七年前作为新人英雄,参加了那场蓄谋已久的敌人活动,那场战斗牺牲惨烈,讲起来也令人胆战心惊。十二岁的轰焦冻在焦黑的废墟中被发现,没有泪水和嚎啕,呆滞的眼神和蒙灰的伤疤,电光火石之中爆豪的身影在他眼里显得尤其伟岸。

  

这就是拯救我的神明吗?

  

  

轰焦冻不幸的失去了那个对他来说可能并不美好的家庭,原本应该送往福利院的轰焦冻被当时一战成名的英雄爆心地收养,这件事在爆豪的朋友圈中引起不小的波澜。

“我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2.

在这十二年间,轰焦冻慢慢地发现了什么不一样的事情。

他可能对自己名义上的父亲,产生了点不太好的想法。

轰焦冻喜欢爆豪胜己,像他喜欢每天疲惫地从学校回来后爆豪为他做的冷芥麦面;像他喜欢爆豪在电视里面对敌人英勇奋战的身姿;像他喜欢每次爆豪聚餐回来后微红的脸颊和发自内心的笑;他甚至喜欢爆豪在休假期间嘴上说着不要滚却还是为他准备了宵夜。

啊…要是他也喜欢我就好了…

  
轰焦冻的新年愿望卡。

  

  

  

3.

“嗨,是轰吗?那什么今天爆豪喝嗨了,能不能麻烦你来接一下他,光靠我和上鸣那个醉汉是没办法吧爆豪扛回去的…”切岛打来电话,见爆豪还未回来的轰正坐在飘窗上看《囚徒》*。

“啊…好的,请问地址是…好的我马上过去。”

听闻爆豪喝醉了,轰当机力断的披上外套带上两条围巾随意抓了两把头发,扯上靴子便出了门。

凌晨两点的路上冷清的发慌,冬日里飕飕的冷风吹的轰的大衣飘得老高,可能是个性的原因他也并不觉得寒冷。不管是车和行人都少的可怜,轰只好以飞奔的速度到达酒吧门口,远远的发现了门口的醉汉三人组,上鸣扒着电线杆呕吐,爆豪瘫在切岛身上,而切岛看起来也明显醉的不轻。

说实话轰有点嫉妒他们,可以和爆豪无所顾虑的在一起,无论是吃饭喝酒甚至温泉旅行。

轰急急忙忙的接过爆豪,爆豪还有意识,走路是呛呛酿酿的,有些笨拙的为爆豪围上围巾,爆豪看清了眼前人也顺着轰的动作将围巾圈住。

  

轰刚想拦下一辆出租便被爆豪拉住“别叫车,走会儿路…让我…醒醒酒……”轰没办法只好扶着浑浑噩噩的爆豪走的小心翼翼的。爆豪低下头时,一截好看的脖颈从围巾的边上显露出来,突出的喉结性感的要命,几缕金发若隐若现地散在颈边。

其实这样也不错。轰是这样想的。

但事实上两人才刚走两步,一阵“呕”的声音从轰的腰部传来。
轰满脸的黑线立刻被爆豪抬起头来的潮红脸色和迷离的眼神消除,嘴角的浑浊液体也让他想到了什么不好的画面。

  

于是爆豪就放飞自我了,也不知道这三个人今晚在酒吧究竟干了什么,赌酒拼酒还是美女所致。

  ……

等等,美女陪酒。

轰的脑洞便开始一发不可收拾了,短短的几秒钟时间他甚至已经想象到了曾经独属于他们两人的公寓多了一个女孩儿,而他应该叫那个女孩。

“母亲”。

爆豪的呕吐声将轰拉回现实,轰别无选择的也可以说是认命的等着爆豪并拦了一辆出租。

回到家将不省人事的爆豪和大衣安置好,收拾好《囚徒》不被爆豪发现,关上阳台的落地窗把猫从冰箱上捉下来,重新洗一个澡,为爆豪将被角理好,恋恋不舍的再回看一眼再回到自己的房间,睡觉。

长久以往的健康作息让轰早早地起了床,特地放轻了脚步往爆豪的房间走去。

爆豪的小麦色皮肤上还浮现着宿醉留下的红色,看起来极其诱惑人,而其睡相可以说是极好,轰控制不住自己的手往爆豪那看起来十分扎人的头发上揩了揩。

什么嘛……明明就…超级柔顺的…

像猫咪一样…

  
—tbc—

  

 *《囚徒》是一本关于父子爱的书……但是我不知道它有没有出书,就当我瞎扯好了()

轰焦冻坐在广播室的椅子上专心致志的读稿子。

“……今天的广播就到这里。”

爆豪胜己“哗”得一下推开门“喂!半边混蛋!我有事告诉你!”

“什么?”轰焦冻皱了皱眉,迅速整理稿子。

“老子喜欢你!”

轰焦冻身体一僵“你等会再…”

“等屁等!老子就是喜欢你!”
























“嗯,我也喜欢你,然后…广播没关。”








在千户的威逼之下我码字要shi了1551

借梗码个小段子有点欧欧西别当真只是段子而已

【轰爆】你听说过血仆吗?①

* 吸血鬼轰x普通人爆
*    还债
*    sd墨者写作
*    睡梦中产物

 静谧的古堡鲜少有客人,即使有探险的旅人前来也往往会被古堡的阴森和静的渗人的氛围而吓退。

  而这座沉寂几百年的古堡终于等到了它的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客人。

  “嘁。我爆豪胜己怎么可能会怕这种东西?!不就是古堡么。去就去。”这是爆豪胜己临行前在宾馆对他的狐朋狗友们立下的flag,当机立断地背起登山包,拎一盏灯便向传闻古堡所在的山上走去。决定好好探探这山里边到底有些什么妖魔鬼怪搞得人们闻风丧胆。

  

  “还真有古堡啊…。”爆豪胜己叼着一根能量棒抬头比了比古堡的高度“还挺大。”

  把能量棒囫囵吞枣地塞进嘴里,将锡纸丢进随身携带的垃圾袋中拎起探照灯朝古堡那扇雕花的铜黑大门走去。

  费了些力气将大门推开,探照灯能照亮的区域并不多,爆豪为了以防万一挑了一根毕竟硬的木枝卡住门,便继续往里走去。古堡看起来很久没有被打扫过了,凭借探照灯发出相比古堡的黑暗显得十分微弱的光才能使得爆豪胜己勉强看清屋内的构造,两边的墙壁上都挂着蜡烛架,虽然灰尘多到呛人但令人惊奇的是居然半个蜘蛛网都没有,这着实让爆豪胜己略微震惊了一下。

  一楼看起来是没有什么了,除了几个空空荡荡的小厅什么都没有。不过这古堡的主人还真是有钱,万恶的资本主义。

  爆豪胜己如是想到。

  长长的楼梯通往二楼,与一楼不同的是,干净得很,即使用手抹一抹地板都不会脏,二楼只有一条长长的走廊,通往一个房间,爆豪胜己拎紧了探照灯向那唯一一个房间走去。走廊很长,越是往前走,后方回去的路就显得更加黑暗。

  走了大概十分钟才触碰到那扇实木门板,精细的雕花彰显这这里的主人身份是多么的高贵。爆豪胜己拟想了数十种门后的景象,可能是一面魔镜又或者是杀人狂魔的陈列室。

  门被缓缓推开,并没有出现爆豪胜己脑补的恐怖血腥,他看见了光,是架在墙上的蜡烛架,发出幽幽的蓝光。

  在推开门的瞬间,爆豪胜己便注意到了房间中央坐着的青年,穿着华丽,而发色异常奇异,半红半百,白的超乎常人的脸上却有一块突兀的疤。

  沃日。这他妈。是活人吗。

  以上是爆豪胜己推开门那一瞬间的真实想法。

  幽幽蓝色光映照着青年,爆豪胜己忍不住用手捏了捏青年的脸,沃日。手感真好…

  手还没来得及收回,爆豪只觉得自己的手腕被一股怪力握住,低头一看正是青年的手将正在蹂躏自己脸的爆豪胜己捉了个现行。这只手居然没有温度,而异色的瞳孔又盯得爆豪背后一凉。

  “哦…。”

  爆豪胜己自知理亏,加大了气力挣脱了青年的无一点温度的手,纷纷向后退了几步。

  “喂…你。是人是鬼?!”眼看青年从座椅上站起,毫无神色波澜的眼睛盯着爆豪,爆豪试图破门而出,他意识到了眼前的青年必定不是普通人,并且心怀叵测。但爆豪尝试了几次却仍然一无所获,门仿佛被锁住了无法打开。

  “…我?我是轰焦冻,这座城堡的主人,倒是你来这里…是有什么目的?”

  青年缓缓发声,平淡的语气惹得爆豪有些不安。“喂半边的!你是什么东西!”

  名叫轰焦冻的青年歪了歪头,梳上去的半边白发滑落了几根。“啊,你不知道吗?我是,血族。”

  

  tbc.

袖戏注销:

!!!太棒啦

边岸宁无方:

奈斯啊!

千水水麻辣味_:

做了一个如何用手机给lof加超链接的傻瓜教程,巨简单易学一看就会

快夸我可爱!【】

山哥生日快乐!  @見山

M.R@花小九爷:

我茜茜就是美!!!!!

神猫罗尼休:

茜茜在1867年加冕为匈牙利王后时穿的民族风礼服,白丝绸长裙,黑天鹅绒上衣,全身装饰大量蕾丝,胸口用珠串做成衣襟系带的样式以模拟匈牙利传统服饰,色彩简洁而款式高贵。